您的位置  首页 >> 围 棋 >> 围棋资料 >> 正文
神与“少年”:中日韩围棋百年争霸往事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艺体 看鉴 | 作者:看鉴 | 日期:2020年6月18日 | 浏览273 次] 字体:[ ]

“朗朗晴空,日照当头。静静深夜,月咏江流。心似晴空,理想当头。行似深夜,智慧江流!”

不知各位是否对这一首小调感到熟悉?这正是《围棋少年》的片尾曲,而《围棋少年三》杀青的消息,不由勾起了一波回忆杀,也将围棋这种古老的且小众的中国游戏带回大家的视野中。

对于围棋的起源,有人说是河图洛书,也有人说是尧舜以棋教子。

只是无论是哪种说法,少不了的是它已经在中国传承上千年了。

“琴棋书画”四艺,围棋高居第二,在这后面的才是诗酒茶,这个古老的智力游戏曾被推举为世上最难的游戏,也被西方人称为上帝造物。

由此看来,创造围棋的中国人,智力代表着人类巅峰,怪不得中国少年老能在世界奥林匹克数学大赛种夺魁,虽然近几年被美国反超,但一看对方成员,又都是清一色的华裔。

可是,中国围棋近代史可谓是磕磕碰碰,并没有对其他国家形成压倒性优势。

甚至在清朝,随着黄龙士、范西屏、施襄夏的巅峰后,便走上了一蹶不振的道路,《弈理指归》说的什么理,没人知道;只记得《桃花源记》,殊不知还有个《桃花源谱》。

子落天元

作为古中国资深的学习者,日本很轻易地从中国手中接过了围棋大国的称号。

围棋自唐传入日本后,深受日本贵族喜欢,甚至因此衍生出了围棋的官僚体系,而经过发展,渐渐成为了围棋四大家族:本因坊、井上、安井、林家。

本因坊一门绵延三百年,是日本围棋四大家族之首,更出了近代围棋之祖的大人物——本因坊道策。

1909年,本因坊门下四段棋手高部道平访华,横扫中国棋界,我们的顶尖高手悉数被打到降级,清末棋手李子干在诗中悲叹:十万长平骨,误在读父书。 一个四段都这么强,那么再之上的九段呢?

这片乌云一直压在中国人的头上,一直到昭和棋圣吴清源的出现。

吴清源挑战本因坊秀哉的那局棋轰动了整个日本,时年十九岁的吴清源以“三三、星、天元”开局,每一手棋都是在向围棋的传统禁忌宣战。

最终,吴清源以两目败北。

本因坊秀哉虽然赢了,可新时代已经到来,本因坊的名号也因此转让给了日本棋院,并在几年后举办引退赛,应战并击败他的就是当时青年棋手的代表木谷实。

1939年9月,日军集结10万兵力分三路攻向长沙,目标“在最短时间内,歼灭国军第九战区主力”。

同月28日,日本镰仓建长寺,25岁的吴清源与30岁的木谷实摆下升降十番棋,遵古法,以命搏,输者,终生降级!

木谷实想要的是棋圣的称号,可他背负的不仅仅是日本棋院的希望,还有军方,希望木谷实的胜利配合日军在战场上的势如破竹,而身为中国人的吴清源,没有任何人看好他。

这场十番棋下了一年多,1940年十月,吴清源五胜一败将木谷实打降级,也给了日本棋坛响亮的一记耳光,而中国战场的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也用天炉战法把日军的进攻挡在长沙城外,抗战就此进入相持阶段。

赢了木谷实,不代表赢了一切,迎接吴清源的,是日本棋手的轮番战,且每一局,都是十番棋!吴老没有一次落败,可也没有获得过一次冠军头衔,甚至他的故事,也在许久之后,才被中国人知晓,其实,那片乌云一直都在。

三足鼎立

就如鸦片战争后,中国如梦初醒,直到高部道平横扫了中国国手,中国人才醒悟,老祖宗的东西不仅被别人学走了,还被超越了。

1960年,爱好围棋的陈毅元帅邀请日本围棋代表团访问中国,团长就是吴清源的老师濑越宪作。

双方下了35局棋,日本棋手赢了32局,陈毅对中国的棋手们说,国运盛,则棋运盛,反之亦然。

三年后,19岁的青年棋手陈祖德战胜日本九段杉内雅男,实现了中国对战日本九段零的突破。

1975年,中断了十几年的全运会重新恢复,陈祖德杀入四强,决赛阶段的第一个对手是小他八岁的聂卫平。

比赛当天,陈祖德感到了小聂强烈的求胜欲,他冥思苦想依旧打不开局面,终于在一番长考之后,按停了时钟,相当于投子认输。

十四连胜,聂卫平拿下了自己的第一个全国冠军,也在棋坛刮起了一股聂旋风。 当时的中国棋界,全国冠军并不是最高荣誉,能赢下日本的九段才是。

在将近十年的中日友谊赛里,聂卫平战胜了数位日本九段高手,日本棋院终于在1984年向中国围棋协会提出建议,变友谊赛为对抗赛,采用擂台决战的方式分出高下。

1984年10月,第一届中日围棋擂台赛正式开幕,日方派出包括小林光一、加藤正夫等超一流高手在内的强大阵容,扬言只出三个人就可战而胜之,中方则由青年棋手领军,主将是聂卫平。

中方第二个出场的江铸久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他连赢五场,以一己之力就打破了日本人的预言,直接请出了日方三将小林光一。

超一流棋手毕竟不凡,小林光一用一波六连胜杀到了聂卫平的帐下。

退无可退的聂卫平把心一横,跟乒乓球队的耿丽娟借了一身绣着“中国”两个字的运动服穿在身上,在危急关头吸着氧气以两目半战胜了小林光一,然后又在东京以四目半的优势力克加藤正夫九段,让日方把早就准备好的闭幕式换成了联欢会。

1985年11月,打了一年的擂台赛走到了最后一局,双方主将的决战,聂卫平九段对藤泽秀行九段。这时候,中日围棋擂台赛已经成了全国人民都关心的比赛,新闻联播给对阵的每一局都作了讲解,最后一场还要现场直播。

曾经空空荡荡的北京体育馆人山人海,面对年过花甲的日本名誉棋圣藤泽秀行,聂卫平带上了氧气罐。

鏖战七个小时,藤泽在读秒声中下出昏招,致胜一手就在眼前,聂卫平脑子里走马灯般闪回了眼前这位老人为中国围棋所作的种种善举,心中一声轻叹,然后落下一子,擒主将,中国胜。

三届中日围棋擂台赛,横空出世的聂卫平战胜了日本四位不可一世的棋手,一举改变了世界围棋的格局,撼动日本的同时,也让一直在暗处卧薪尝胆的韩国棋界看到了分庭抗礼的希望。

1988年,第一届围棋世界杯富士通杯在日本举办。比赛间隙,韩国棋手张斗轸突然来到中国棋手的酒店房间,鞠躬说了声“谢谢”就转身离去,留下一脸茫然的聂卫平和马晓春。

从聂卫平被封为棋圣的那天起,围棋这项起源中国风行日本的智力游戏,进入了三国争霸的时代。

1989年,台湾实业家应昌期创办四年一届的世界围棋大赛,本位棋圣聂卫平举办的比赛却被半路截胡,谁都没想到,只有一个名额的韩国,派出的却是王牌——曹薰铉。

当决胜局聂卫平中盘投子的时候,谁都不知道年轻的曹薰铉心中想的是什么,是像韩国解说一样声嘶力竭,还是像韩国棋院一样欢声雷动,无人知晓,只知道,比赛结束后,他说了一句话:“接下来,是昌镐的时代了。”

棋手,时代变了

就如曹薰铉所说,在他夺冠的那一年,李昌镐战胜了他,两年后,世界围棋进入李昌镐时代,哪怕是接过聂卫平手中旗帜的第一人常昊,也一直未曾战胜他!

直到2004年,李昌镐无缘第五届应氏杯决赛,中韩棋手再度决赛对决,常昊还在,可他的对手不是心魔李昌镐,而是“毒蛇”崔哲翰!

决赛下午六点整,常昊以三子优势战胜崔哲翰,这是中国棋手第一次获得为中国棋手举办的世界赛的冠军!无数记者涌入对局室,应昌期的儿子应明皓拉着中国棋院院长王汝南的手,只说了半句“十七个年头了……”便无语凝噎。

中国棋手夺冠了,可是应昌期先生却在七年前去世了,活着的时候没有见到中国棋手夺得冠军,只有“北定中原日,家祭告乃翁!”

也至此,统治棋坛十年的李昌镐带着他的十七个世界冠军的记录走下了神坛,可棋坛一直都是中韩对决,日本称霸的时代结束了,中国称霸的时代也结束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时代到了。

2014年,那位说过:“只活一百岁,那边还有许多事等我去做。”的昭和棋圣吴清源先生在睡梦中去世,两年后,接过李昌镐接力棒的李世石迎战人工智能棋手“AlphaGo”,落败。

第二局中,执黑的人工智能下了一手惊讶在场所有棋手熟悉又陌生的棋,在场的江铸久心中咯噔一声,他不陌生,他也相信会有许多人不陌生,那一手,就是吴清源先生的六合棋,先生好似活过来了,借助它,继续自己的六合棋道。

三年后,当时世界围棋排行榜第一名的中国棋手柯洁与“AlphaGo”对弈,最后一局,行至中盘,柯洁弃子冲出对局室,大声痛哭:“我赢不了,我做不到!”

没人可以理解坐在“AlphaGo”对面的柯洁,没人知道他在哭什么,或者绝望什么。

其实,他完全可以将对手看作是吴清源先生回来,坐在他的对面,一子一子落在那张方寸上,无关乎胜负,只在意黑白。

我们没必要在意“AlphaGo”是否代表着传统技艺与科技的取舍,美国科幻小说家艾萨克·阿西莫夫早在上世纪50年代就预言过:“到了2035年,人类的思维不可能,也不应该继续跟得上人工智能的脚步了。”

棋局终会“收官”,最后一手,落子天元,谁是大师?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战疫情,网络围棋火湖南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 ·专题1信息无
  • ·专题2信息无